当阮玲玉和张爱玲“莅临”上海荣宅

当阮玲玉和张爱玲“莅临”上海荣宅
地处静安闹市中心,低沉、奥秘的百年宅邸荣宅在本年焕然重生。昨日,上海百年宅邸Prada荣宅迎来了艺术家刘野个展“寓言叙事”。展览由乌多·蒂特曼(Udo Kittelmann)策展,出现刘野自1992年至今的30幅精选画作。图说:荣宅迎来艺术家刘野个展“寓言叙事” 胡晓芒 摄 荣宅是一栋交融了东西方修建文明遗产的花园洋房,在壮丽的外部修建和奢华的内部装修中能够找到浓重而深入的前史留痕,在年月的年轮中见证了寓居在这里的人们的故事和命运。在这里,刘野颇具奥秘感的著作将取得新的含义,它们将与这座源于二十世纪初、被视为欧洲与我国传统邂逅的前史名邸及其共同空气展开对话。此次个展将在荣宅两个首要楼层出现,提醒刘野画作与修建和装修元素之间的相关与照应。参观者能够在不同展现空间自在欣赏,以回味图画、回忆以及由艺术家叙述的全新故事。 刘野感叹,这栋充溢前史感的宅子为著作赋予了更多“涵义”,比如盒子式的美术馆展厅对艺术家更有诱惑力。张爱玲、阮玲玉、邓丽君的“刘野风格”的画像悬挂在屏风上,不打灯火,就依托窗棂透入的侧影,让刘野著作展现出隐秘而张狂的想象力。有一些空阔的屋子里,只是悬挂一张著作,进入一间房间如同是打开了一本书的封面,要听一段新的故事,这里头神韵无量。图说:展厅现场的阮玲玉《神女》造型 胡晓芒 摄 在刘野的著作中,标志性的神话风格与幽默感和谐谑颜色并存,一切著作都充盈着某种不明确性,如同悬浮于两个国际——实际与虚拟之间,除却那些上海的民国女人,其还展出了匹诺曹、罗密欧、蒙德里安等人的画像,这些或虚拟或实际的人物,自身就是艺术史上的传奇。谈及艺术创造,刘野着重“每一幅著作都是吾的自画像” ,不管是其创造的高潮仍是低谷,著作主题都适当片面,真实地反映了个人的片面情感。在展览的封面上,挑选了一张赤色的舞台大幕,大幕如同隐瞒了舞台上的悲欢离合,它轻轻拉开了一侧,保持着奥秘和不知道。“赤色应是艳丽的高昂的,吾把赤色的大幕调出郁闷的滋味。”图说:刘野的《前奏》 官方图 策展人乌多着重,“吾曾见证其的画作作为细腻的形象化信息在两个不同国际之间传递;而这两个国际:西方文明与亚洲文明常被视为对立体。那时刘野的画作现已让吾震动,由于其的著作展现出辩证的思维,不只经过多种方法与我国的多元文明开展交错在一起,也见证了画家对欧洲文明和绘画前史的深入理解。其的画作一起植根于传统东西方才智和当代艺术潮流,将来自曩昔与未来的力气紧密结合。”(新民晚报 乐梦融)